我的父亲

张三坚  2022-03-21 12:00

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

我在《我的母亲》那篇文章中提到过我从未在文字上为我的母亲写下什么,那是因为在我小学时曾写过一篇作文《我的父亲》。可能大家会好奇,前文中不是说自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吗,怎么又突然多了一位父亲?我相信或许善意的读者已经猜出这里头一定有隐情。每个人、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都有各自的“疼”。“父亲”这个话题牵涉到我母亲不愿提及的过往、不忍揭开的伤疤,所以我也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当中有所提及,即便是在我们母子之间,也是一个需要尽量回避的话题。

可是为什么又突然想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呢?或许是天意使然,或许是机缘已现。前不久在与一位老师的聚会中,老师回忆起与他父亲的岁月,并感叹自己年迈的父亲总是在一种自责的情绪当中审查自己,为没有更多的能力能为孩子做的更多而心感愧疚。席间老师随口问到,当我回想起自己父亲时是如何景象?我的父亲?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在我和我的母亲心里都很遥远的名字,甚至没有留下太多的记忆。但回忆起我的这位后爸(我妈的第二任丈夫)却是温暖的、充满力量的。想到他的样子,记忆和情感的阀门就再也封堵不住。

那篇二十年前所写作文的内容,包括脑海中停留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。当年我的后爸骑着一辆轻便摩托车,年幼的我坐在前边儿,我的哥哥(后爸的亲生儿子,和我没有血缘关系)坐在后座。正驶过一个十字路口时,突然一辆拖拉机横冲过来。眼看就要撞上了,我急忙闭上双眼!通常这种危急时刻我都会闭上眼睛,因为相信再睁开眼时危险也就顺利度过了。没想到这次却是个例外,当我睁开眼时看见我的哥哥倒在一旁,手臂被拖拉机碾了过去,胳膊上被拖拉机底部的尖锐部分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,还在流血不止,一转头发现我的后爸也浑身是血,他正强撑着爬起来看着我。这时我连忙低头查看了下自己的状况,竟然毫发无伤。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一时间感到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幻觉。直至父亲挣扎着拉住肇事者,大声喊道我与哥哥的名字并奋力带着我俩赶往附近的医院,我才从惊吓中慢慢缓过神来。事后才了解是父亲在紧要关头用身体紧紧护住了我,才使得我安然无恙。那一刻我体会到了最有力量的父爱,用生命护我周全的父爱。父爱如山般将危难挡在了你之外,写到这里我觉得那尘封多年的父爱在我周身开始苏醒过来,禁不住鼻子酸酸的、身体却充满力量。

父亲175左右,短发、总是戴着一副框架眼镜,话不多但声音低沉且浑厚。为何我会拥有这样一位父亲呢?也许是老天听见了我的祈许吧。据母亲回忆,在我3到7岁的这几年里,作为单亲母亲的她生活过的很艰辛,一边带着我在上海求学,一边还要对我悉心照料。在一个偶然的时机听到我在私底下竟偷偷冲着她的男同学喊:“爸爸”,这行为触动到了母亲,并让她了解到童年时我的隐秘心愿。妈妈的同学向她解释:为了满足我的心愿,孩子和他商量允许没人的时候喊他爸爸,同时他对母亲说:“将来你想再组成家庭,一定要以爱你的孩子作为首要条件,仅仅爱你是不行的,一定要爱你的孩子。”所以妈妈一直把爱我作为再次择偶的首要条件,不管谁介绍或主动想靠近她,她都一概以这个条件来衡量。在我七岁那年,有一次不小心从高处摔下来,身体多处摔伤流血,妈妈见状抱着我伤心地流泪,我大哭着对妈妈说:“我要是有个爸爸就好!他一定会保护我!”听到我泣不成声中来自心底的呼喊,母亲那一刻就下决心要为我找个爸爸。我想老天是偏爱我的,就这样爸爸被我“喊”来了,而且还带来了一位哥哥。

之前也有人给妈妈介绍男友,听妈妈说见面的就在家东看西看的,妈妈就反感,而这个“父亲”初次见面就直接和我玩,就冲这一点,母亲就开始愿意接触他了解他,妈妈说是我先接纳父亲并喊他爸爸的。

父亲很爱我,妈妈也很有意的把我的一些生活琐事都“让”给父亲做,以便培养父亲和我的感情。记忆中父亲从未打过我,一是不忍心对我动手,二是考虑到重组家庭的缘故怕我“记恨”。只有一次例外,父亲还是对我“下了手”,隔着厚厚的羽绒服象征性地打了几下。起因是年少的我与母亲发生了争吵,可我认为我没错,不论怎样就是不认错,小时候脾气很倔,母亲打我,我也绝不认错。我希望父亲能替我“主持公道”,但父亲还是维护母亲,于是就有了父亲打我的那一幕,并且说出了一句至今令我难以忘怀的话:“我爱你,儿子。但我更爱你的妈妈!”父亲道。当时的我并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,这句话也不足熄灭我心中的怒火。在我渐渐懂事以后这句话对我的启发影响至今。我渐渐明白,父亲尊重母亲,并对年少的我进行了正确的价值观引导。父亲很少表达他对我的爱意,他的爱意都化为了生活中的体贴。父亲视我如己出,对我的生活关心备至呵护有加。妈妈对哥哥也很好,再说我们都姓张,哥哥为和我的名字有关联也改了名。妈妈在处理家庭问题上还是很有策略的,为了融合这个重组家庭,妈妈会把我的需要全部交给父亲,而哥哥的需要就由妈妈来满足。哥哥读书时成绩不理想,妈妈会帮他请各门功课的辅导老师,给他一对一的补课。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在外人眼里如果不了解内情的,就如同原生态家庭。在一起生活十多年父母从来就没有红过脸吵过架,父母相敬如宾,恩爱有加,生活上搭配的很好,父亲洗衣服,母亲做饭,父亲很节省,但母亲需要什么父亲都舍得给她买。有些细节还是母亲告诉我的,父亲给母亲吃甘蔗会把外面坚硬的甘蔗皮咬掉再给母亲吃。我和哥哥亲切和睦,哥哥去哪里都喜欢带上我,后来哥哥离开家上大学了,我会很想他。记得我赖床时,母亲经常为把我叫起床骗我说哥哥回来了,我就会一下子跳起来,反正我很想哥哥,哥哥回家了我就像过节那么开心。

我学艺术也是父亲经常骑车送我,长大后父亲目送我自己搭乘绿皮火车去南昌到专业老师那里去学习,记得高考时接送任务也是由父亲执行的。当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,父亲带着我去城南买新衣服。公交车上碰到了一位他的同事,父亲向同事介绍“这是我儿子,刚考入重点一本大学!”。我从语气里听出了自豪感,儿子能够让父亲骄傲一回那可是倍儿有面儿的一件事儿。我上大学是一家四口(外加哥哥的女友)一起送我到大学的,他们帮我到超市买东西,铺床铺,我就享受这种满满的幸福感,那是曾经完整的家带给我的最美好的回忆之一。

在大学读书以后,大城市五彩缤纷的生活让我忘乎所以,新的环境,新的同学让我无暇他顾,开始在心理上渐渐疏远了父亲。某晚我在寝室里观看一部影片,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《血钻》,故事里有提到父爱。看完影片后我想起了我的父亲,过了十二点之后又正巧是父亲节,于是我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许久未拨打的号码。接通后电话那头是父亲从睡梦中被吵醒的音调,他却无比关切的问“儿子,怎么了?这么晚打电话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,怎么样?身体还好吗?”一长串问候表达出来的关心,听着父亲急切又充满关怀的话语,我的泪水瞬间决堤了,尽量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回答道“没事,老爸,就是想你了,父亲节快乐!快继续睡吧……晚安。”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有什么想说的就告诉老爸。你也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没想到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听到彼此的声音,之后就又是多年后了。

我在上海求学四年,老妈带哥哥到深圳打拼,父亲留守老家继续原有工作,因长久分居空巢,发生了一些变故,这个给母亲安全感,给我幸福感的家,走着走着就散了……而我因心疼母亲,担心她心存芥蒂也就主动疏离了这个曾经对我无私而又温暖的父亲。直到与这位老师攀谈,才回忆起过去的那些温暖而又有力量的时刻。十年未谋面,十年未闻声,他仍是我难以割舍的亲人。再也无法克制,我决心去看望我的这位“父亲”,去之前我和母亲打了一声招呼,母亲原本就豁达善良,加上时过境迁,留下的记忆都是念及父亲的好,所以很爽快的答应了。
不变的声音,鼻梁上依旧戴着的框架眼镜,他却已经是一位年近70,头发花白的“老人”了。哥哥告诉我,这十多年的光阴里,父亲对我非常的想念,却从未打扰过我当时的生活。好像只要我不想起他,他就消失了一样。哥哥还跟我说,在我去年遭遇到无妄之灾之后,“父亲”经常把他儿媳妇和孙女的名字喊错,叫成我小时候的小名。听此言,胸中对父亲的愧疚以及爱意汹涌而出,瞬间体会到父爱如山般的沉重!原本以为你和母亲缘分的了结,这份没有血缘关系的爱也会随风飘散的,可是十年之后再见你——父亲,改变的只有你的容颜和苍白了的头发,你如山般的父爱不管我在意或不在意,不论我是否想起都守望着我。我相信只要生命还在,你给我的父爱会永存于心,永不褪色!
父亲,你养育了我,给了我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少年,让我在没有遗憾的爱的怀抱中健康成长,你年老了,我会和哥哥一样在你有生之年尽到我做儿子的责任,我会经常来看你的!
老爸,我爱您!
张三坚

1 评论
最新
最旧 最多投票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船员
fanchen
2 月 前

人之常情 有一点感人